您现在的位置:CC宝娱乐 > 红色精神家园 红色故事 > 正文内容

这一次硬仗,打得很好


作者: | 来源: | 点击数: |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1日

王近山作战勇猛,一打仗就像一头发了疯的猛虎,大伙儿给他取了一个绰号“王疯子”。

1943 年夏秋,蒋介石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重兵指向陕甘宁边区。党中央急调时任太岳军区第二分区司令员的王近山率第十六团赶赴延安。王近山接到任务后,几次向司令员陈赓要求快快开拔,去保卫党中央。但因日军正对太岳区进行规模最大、最为残暴的“铁滚扫荡”,陈赓怕王近山单独远行,遇上敌人时吃亏,每次都回答说:“你耐心等待,等情况略为明朗再走不迟。”“铁滚扫荡”是日军华北方面军令官冈杖宁茨“发明”的,即用16 个日军大队和伪军共 20 万人,分 3 路 3 层,东西封锁,南北滚碾推进“扫荡”。为此,冈村宁茨亲自命名为“铁滚式 3 层阵地新战法”并且向东京参谋总部夸下海口说:“‘铁滚扫荡’是我多年深研兵法所得,一旦实施,共军将退至黄河边上背水作战。”有人问道:“那你预测共军遇上‘铁滚扫荡’,情况将是如何呢?”冈材宁茨回答说:“不降即亡。”日军东京参谋总部很重视冈村宁茨的“铁滚扫荡”,为推广这“集兵法之大成”的战法,特从各地抽调 120 多名高级军官,组成“战地观战团”。在一名少将旅团长率领下,赴太岳区前线观战“铁滚扫荡”。面对这种险恶情况,敌情又这么复杂,陈赓的担心无疑是不无道理的。但王近山决心尽快开拔,并暗中活动太岳区党委书记聂真说情。陈赓见王近山决心已定,拦也拦不住,只好同意启程。临出发时,陈赓对王近山说:“只一个特别要求:尽快去延安,路上不要求战。如发生战斗,力求速战、速决、速离。”聂真也再三嘱咐说:“尽快到达延安,尽量不要在半路上求战。”在陈司令员和聂书记的再三叮嘱下,王近山“好嘞”一声,就带着一千多人的队伍化装成老百姓出发了。一上路,王近山就满脑子寻思着如何在路上打一仗,“捉几个鬼子,向党中央、毛主席献礼!”一天,王近山率部到达了离日军前敌指挥所驻地临汾很近的洪洞县韩略村。韩略村是临屯公路经过之地,周围到处都是鬼子据点。尽管是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但地下党的工作和群众基础都很好。王近山率部一进村,民兵就站岗、放哨,老乡挪铺烧热炕,战士们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了!王近山和团干部顾不上休息,听取洪洞县武委会主任孙明烈汇报。在交谈中,孙明烈说:“临顿路路上鬼子军用卡车天天跑,你们过公路一定要小心!”“鬼子的军用卡车?天天跑?”王近山马上警惕地问。“是啊,每天上午都有,汽车载的都是物资,掩护的部队也不多。它们从临汾出发,经过这里向东去,为扫荡的鬼子送弹药,下午又满载从根据地抢来的财物,经此返临汾。”王近山正寻思打一仗呢,立即桌子一拍,骂道:“好啊!这狗日的,不给他们点厉害看来是不行了!”武委会的同志一听,兴奋地说:“好啊!韩略村附近公路两侧,都是两丈多的陡壁,易下不易上,要是打伏击,嘿!那可是最好的地段。”王近山顾不上陈赓“不要求战”的嘱咐,决定速战、速决、速离,打日军一个伏击。第二日凌晨,部队在王近山的率领下全部进入伏击阵地。9 时许,临汾方向的公路上尘土飞扬,10 辆大汽车和 3 辆小汽车载着日军一个飞驰而来,毫无警惕地钻进了王近山的伏击圈。随着王近山一声“打”,手榴弹、枪溜弹、炸药包立即从山顶上倾泻而下。大队鬼子前进无路,后退不能,死伤枕藉。战士们猛虎一样冲下山去,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混战中,一个班长一枪打死了一个正在指挥作战的敌军官,缴获他手中“天皇赐予”的战刀。仅仅 3 个小时,除 3 名鬼子钻进山洞逃脱外,120 多人全部歼灭。战斗结束后,让王近山没有想到的是,临汾日军竟然调来了 6 架飞机进行追踪,正在“扫荡”的数路日军 3000 多人也“合围”而来。甚至冈村宁茨叫嚷着:“再牺牲两个联队,也要吃掉这一股共军!”日军封锁了所有的道路。王近山决定将部队分 3 路乘夜暗突围,用 1 个连在几个不同方向佯动,让司号员从四面八方吹号。结果,日军一时不敢贸然追击,就在日军迟疑的时刻中,王近山率领部队冲出重围,跑得无影无踪。再后,日军“铁滚扫荡”的人马突然后退。远在太岳山区里的陈赓奇怪得很,以为冈村宁茨又耍什么花招,突然传来消息说:“王近山在韩略村伏击了日军。”陈赓立即命情报人员去查,结果报来,连陈赓都吓了一跳。王疯子在韩略村轻轻一战,歼灭的不是鬼子一般的运输队,而恰恰是冈村宁茨挑选来观战“铁滚扫荡”的“战地观战团”。这一仗,王近山把冈村宁茨的“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 2 个中队及其他部队的高级军官,包括一名少将旅团长、6 名大佐联队长以及 10 0 多名中队长全部消灭”。这一好消息王近山并不知道。一路上,王近山还一直为韩略村一战打得太狠,没捉一个活鬼子,到了延安没“礼”献而懊恼呢!谁知一到达延安,得知歼灭的竟然是冈村宁茨“战地观战团”,高兴的不得了,说:“嘻嘻,难怪三连缴获的那把战刀这么好使呢!原来是鬼子少将旅团长的呀!痛快痛快!”到延安后,王近山被任命为陕甘宁留守兵团新四旅旅长。毛泽东亲自接见了新四旅的领导干部,握着王近山的手说:“我早就听说有个红四方面军的王疯子现在成了吴下阿蒙了,了不起啊!”谈到韩略村战斗时毛泽东说:“这是一次硬战,很好很灵活。”正是王近山的胆识、勇敢、果断,造就了抗日战争中中国人英勇无畏和为民族解放的担当与豪气。正如韩略村伏击战后刘伯承说的:“一人投命,足惧万夫。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一点疯劲,没有不怕死的精神是不行的。这王疯子疯到头顶上了!这疯撒得好!撒的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